月朦月暗,月醒月明.


by ganjiinori

吾有什么资本去坚持

寻梦,我好累.
我忍着疼痛在这里研究龙儿的初遇,研究上色,研究音乐伴奏,研究对话框,配合爪爪的程式,装做快乐的样子.
可是我好累.
也许,沙儿和AKINO更累吧.所以,撑下去是唯一剩下的路了.
[PR]
by ganjiinori | 2007-08-24 15:02 | 地之白虎